Be a Foolish, Be the Dreamer

[原創]春曉

以前寫過的,這邊也放一下>U<


01

早晨,朝陽如晶瑩剔透的白麥芽糖,溢滿和室,帶來不可思議的香甜。

朦朧間,睜開了眼。是對深墨色的眸。

望穿和室,細長的睫毛眨呀眨,金絲透射在青年的髮間,正裹著厚實的被子,汲取殘存的體溫,舉動像極了初生的貓兒。望向外頭庭院,雪停了。

那棵吉野櫻,開了。

「春回大地了啊……」細聲呢喃,戶外依然雪白一片,唯獨枝頭點點粉嫩,出雪綻開。

是春,春來了。

02

再怎麼眷戀,總有一日仍須離去。

擺脫厚實溫暖的被窩,隨手往旁抓起豆沙色披肩披上,徐徐走向橫廊。枝頭上的花全開透了,隱約散發淡雅氣味。連同身上的披肩,也沾染上。

專屬於他的氣味。

一年之計在於春。

似乎、他說過這樣的話呢……

一簇簇緋色隨時間流轉而落,逐漸染紅潔白 。

是那樣純粹的惡、純粹的美。

如同他一般。

03終究得離去。

從橫廊站起,套上木屐,左手捉緊披肩,緩緩步向櫻樹。

左手仍扣牢披肩,右手則撫上樹幹。

仰頭細數飄落的花瓣,無法遏止的墜落。

那,像極了自己。

孓然一身的自己。

即便香味四溢,卻止不住淚。

至少,讓我為你擦乾。

思至此,手不自覺舉起,在空中拚命揮舞、抓取。

讓我,也為過去的自己,擦乾淚水。

因感時而花賤淚,卻恨日夜鳥驚心。

04

離去了,不帶留戀的。

緊握手中的,是僅剩不多的尊嚴,是芳華吐露後的殘念。

僅僅是,依靠這雅致。

湊近,彌漫清雅,如夢似幻。

寧抱枝頭死,不願散風中。

若自己的一生如此,便落不得此刻吧。

的確是不願意的,與其在枝頭任風雨吹撒也不願腐敗於上頭。

寧隨風落下,也不與同朽。

雖似淚飄,卻也值得。

既來之,則落淚又何妨?

笑起,展開緊握的手。

思緒,隨風飄遠,追尋。

05

細數著片片雪花。

正當踏入和室,原先以為停下,卻再次落雪。

啊,料峭春寒,也奈何不了尋芳人啊。

尤其是那充盈媚香卻是劇毒的花。愛不釋手的花。

端坐於茶几前,啜飲微溫的香片。

仍掛著那披肩,即使全身早已充斥著暖意。

不想與他有所距離,但也不想和他合而為一。

不過是,一點小小的任性。

拿起一片櫻花仙貝,囓下。鳥鳴傳遍和室,粉瓣與雪同落下,一時鳥語花香

身在此境不覺曉,仍可知花落多少。

清醒如我。

 
评论
热度(1)
不太更文的小透明。 徜徉於智慧之海。
琅琊榜:藺蘇
偽裝者:樓台、台麗
Harry Potter:LVHP/TRHP
§ 文章或其內設定未經授權同意不可隨意轉載和運用於個人平台和其作品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