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a Foolish, Be the Dreamer

【LVHP】Odor of Soul (記個腦洞起點)

腦洞未經同意,不得轉載、使用和二次改寫
           這個腦洞完全是挑戰我對味道的理解和對角色印象的解讀啊我幹嘛危害我自己的腦子        
    
(題外話,Y-3的2016冬季外套看起來真像Death Eater制服,帥氣火辣。)

哈利從小就有個能力,跟他能飛在天上、頭髮剪掉會自動再長回原來的樣子還有把自己頭髮變成綠色或是其他顏色的能力不同,他能夠聞到一個人的味道,更正,是一個人靈魂的"味道"

德斯理家上下聞起來都充斥著混合銅臭、鎳幣和紙鈔在手中摩擦一陣子的味道,威農姨丈和達力還生生多了股流滿油脂的廚房才有的油汙氣味;佩妮姨媽除了貨幣(哈利都是這麼稱呼德斯理家的人的味道)之外則是混雜著酸得徹底的萊姆與濃厚的不可思議的紅蘿蔔味......
等他被海格引道進入魔法界之後,在霍格華茲的禮堂中,他幾乎要被四面八方撲面而來的各種味道擊昏,幸好他沒有,並且分到了葛來芬多。

順帶一提,海格身上有股森林暗處的潮濕泥地的味道;在服裝店還有火車上遇到的馬份則是摻了大量冰塊的酸李子味道;榮恩是充斥著暖暖陽光的小房子與蘋果派的味道;赫敏讓他想到午後陽光照進圖書館內每一區域中的溫暖,揉合羊皮紙和墨水的味道;納威則是春季植物破土而出的青草味兒,充滿生命力但害羞的男孩。

喔,他有說過,他接觸的某些人除了靈魂本身的"味道"之外,在情緒變化或是特殊情況上,"味道"也會出現大幅的起伏嗎?雖然味道基調變化不大,但會根據當時情緒加入其他變化,例如鄧不利多校長,平常是蜂蜜、薑糖和可可聚合而成的糖果盒子味(他猜想可能和校長喜歡甜食有關),不過在他痛苦的時候(像是在看厄斯若魔鏡時),他聞起來像苦得徹底的可可豆,蜂蜜和薑糖的味道像是從不存在於他身上過,僅留下淡漠的花味跟薑汁的嗆辣。梅林才知道哈利當時多想拍拍校長的手,或是像佩妮姨媽對考試考壞、垂著臉的達力(天曉得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意)一樣,摸摸他的頭,並給他一份大份的巧克力布丁,但哈利知道,這兩項他做不到、而且就算做了,也無法讓校長真的開心起來。
他想他不喜歡鄧不利多校長傷心痛苦的味道,因為那味道一點都不好聞,總讓他聯想到植物枯萎、生命消逝的感覺。

他知道他永遠無法接受這樣的氣味。

以及"那個人",伏地魔,奎恩教授的大蒜體味並沒有困擾哈利太多,真正讓哈利困擾的是,他身上明顯有兩個靈魂的氣味,一個是中東特色香料(這個跟大蒜味倒是挺相配的)和羊毛掛毯的味道;另一個則是陰冷潮濕的海潮苔蘚味(像暴風雨夜晚海浪散發出來的味道,比海格出現的那個晚上的海潮味更兇狠陰螫,像是時時刻刻想把人吞噬的味道)、一絲絲鐵鏽味和一種哈利沒聞過的味道(後來他在魔藥課上知道那是黑雪松的味道),這兩股截然不同的味道讓哈利困擾許久。
在獨角獸被襲擊的夜晚,哈利立刻就嗅到那股凶狠決絕的味道,"它聞起來比之前更血腥了.......",哈利想,大概是它的鐵鏽味加深了不少,幾乎要把黑雪松的氣味蓋過,而海潮味也遠比先前更加陰狠,讓哈利懷疑他在多呼吸一口會死於冰冷的海水之中。
之後他才明白那是獨角獸的詛咒,加封於靈魂的黑暗,直到死亡也無法擺脫這樣的黑暗,唯有靈魂徹底銷毀才可能解脫。

雖然哈利覺得伏地魔根本不屑於這可怕至極的詛咒,鑒於他是本世紀英國最強大的黑巫師。

最後,在保護魔法石的過程中,伏地魔因為憤怒(而奎恩的氣味弱得讓哈禮以為他接近死亡),鐵鏽味的攀升幅度直逼煉鋼廠和醫院急診室,海潮又變得更加陰冷,幾乎要讓人凍死,黑雪松味道加深了這感覺,每每掙扎就讓他產生自己好像赤裸地躺在冰塊上、血液要被流乾的錯覺。即使如此,哈利依舊死命地把手伸向奎恩,直到香料和羊毛的氣味徹底消散,海潮味逐漸離哈利而去後,他才放鬆地閉上眼睛。


P.S 1.哈利的能力,他對誰都沒有透露過
P.S 2.哈利在大禮堂會遇到很多人,但請放心,他還是能夠聞到食物的味道
靈魂的味道對他來說是直截大腦和靈魂深處的,相比之下,食物的味道就單薄許多。不過當哈利想聞到食物的味道時,他可以單方面阻斷靈魂的氣味,條件是他必須完全專注在吃飯這件事情上,所以在我的腦洞中,哈利吃飯是不會說話的。

 
评论(23)
热度(23)
不太更文的小透明。 徜徉於智慧之海。
琅琊榜:藺蘇
偽裝者:樓台、台麗
Harry Potter:LVHP/TRHP
§ 文章或其內設定未經授權同意不可隨意轉載和運用於個人平台和其作品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