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a Foolish, Be the Dreamer

樓春戰友向(不喜勿進)

#接續除夕暗殺行動
#樓春戰友設定
#曼春代號毒蛛
#曼春對明樓懷念舊情的時候會翻白眼鄙視
#曼春早想殺了汪芙蕖可是老找不到機會

「師哥,所以到底是誰做掉了汪芙蕖?毒蜂?」收拾好被抓亂的頭髮和哭花的妝容後,汪曼春轉向同坐在後座右側的明樓挑眉問。
「不是毒蜂,」明輕捏鼻樑,今天真是夠嗆的,「是軍統新派來的人,毒蜂的意門生,毒蠍。」
「哼,一來上海站就增加76號任務,真不虧是毒蜂,青出於藍。」汪曼春冷哼,這小子……毒蠍,居然在大過年的下手,給長官加業務很強是吧?回頭看我怎麼派任務給你。
「曼春……等等請你吃你最愛吃的紅燒獅子頭,別氣了。」明樓安撫道。
「我沒什麼好氣的啊,反正就是任務而已,只是後續又要忙上一陣子,還要作戲給南田那個死日本鬼子看,紅燒獅子頭我看……是不大夠的。」 『敢情這是敲竹槓?』明樓陷於付錢請人吃更豐盛還是幫人處理業務或是出賣苦力等多重選擇中。
「大哥,我看曼春姊的意思是,想派給毒蠍一些難做的任務了。」明誠在駕駛座歎口氣,心想:『毒蛛果然是毒蛛,明台,你好好收下曼春姊的指派任務吧!』後幫他祈禱了一把。
「哎呀阿誠長進啦!知道你曼春姊在想什麼了!」汪曼春笑道,「我就挺好奇的,這毒蠍到底是誰,怎麼做事那麼利索,這麼一個人才也得給我認識認識嘛!人才就是要不斷調教才能長進不是嗎?對了師哥,飯,還是得請的。」說著看了眼車窗外,又道:「阿誠,送我到上海大酒店就行,我就在這『養病』等南田來就行了,你們都回家陪明鏡去吧。」
說完便開始將頭髮弄散開,眼淚也隨之落下,一點都沒有剛剛冷靜果決的樣子。
「哎。」明誠回了一聲,從後照鏡那裡偷覷一眼明樓,發現他只是默默摸了把鼻子,一臉悻悻然的樣子。
而察覺到明誠的視線的明樓,也只是斜看了他一眼要他別多事。
明誠自知理虧,也不表現什麼,眼神回到了前方做出專心開車的樣子,只是微曲的肩膀出賣了他的情緒:幸災樂禍。
「你們倆是要眉來眼去多久啊?酒店都快到了?」汪曼春當然注意到這兩個男人的小動作,只覺得好笑,以前的事情是有那麼不能提的嗎?不過是和明樓分手和絕對不原諒明鏡而已,本人都不在意了,怎麼你們就搞成這樣了。
「曼春,我送你去吧,這樣我也放心。」明樓說。
「好,麻煩你了。」汪曼春也不拒絕,心裏頭一直在策劃如何對付南田洋子的事情。
「師哥,記住了啊,讓我給毒蠍佈置幾個任務,還有請我吃飯,別賴賬啊。」
「好好,汪小姐您說的是,我不會忘的,不會。」
等送了汪曼春進酒店回到車上的明樓,一抬頭就從後照鏡看到明誠戲謔的眼神,心底深處有種說不出的悲情。
「大哥,我還真的想不到曼春姊不僅加入軍統,連延安那邊也……」暗道大哥你運氣真好,和前女友一起作戰什麼的,誰也沒想到啊。
「你還有什麼想不到啊?我告訴你沒想到的還多著呢!剛剛她跟我說,」明樓噎了下,「她知道明台進入軍統的事情了。」
「什麼?」明誠微愣,手差點從方向盤上滑下來,「那她知道……」毒蠍就是明台嗎?
「她暫時還不知道,畢竟上海站負責的人是我,不過聽她的語氣,我想她可能也猜到了。」明樓歎口氣,身子全陷進後座之中,看上去又多了幾分說不出的疲憊。
「好了大哥你也別擔心了,曼春姊現在是我們的人,沒什麼好防的更沒必要防,您就少操點心吧。」明誠笑笑地說,他當然知道明樓是在擔心什麼,或者說是,在緬懷什麼。
「阿誠,剛剛人家說你長進了我還不相信,不過這句話聽起來,你還真的長進不少。」明樓揉捏眉頭,語氣艱澀,又帶了點說不清的情緒說。
「普普通通而已,還是這樣子。」明誠笑道。「對了大哥,咱們該回去吃飯了吧!大家肯定等急了,這幾年還沒有一次這樣的,況且我們也回國了,不回家過個年、吃年夜飯陪大姐熱鬧熱鬧,哪裡像一家子。」明誠好容易把事情揭過去了。
「也是,咱們就回家吧!讓大姐等已經是不敬,如果再不回去,更是不悌。」
「哎,我今年一定得拿個大紅包。」
「行了,咱們哪次的紅包能多過明台。」
兄弟二人便在這嬉鬧中駛向回家的路。

第一次碼偽裝者就開了神秘設定www希望大家喜歡(・ิω・ิ)

 
评论(2)
热度(11)
不太更文的小透明。 徜徉於智慧之海。
琅琊榜:藺蘇
偽裝者:樓台、台麗
Harry Potter:LVHP/TRHP
§ 文章或其內設定未經授權同意不可隨意轉載和運用於個人平台和其作品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