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a Foolish, Be the Dreamer

馬鈴薯

七夕快樂,但我想不出甜梗QQ
--

收穫機一個個地讓我們遠離暖濕得宜的窟窿,遠離母親的環抱,自此,我們見到了第一縷光,透著芽眼,透著皮囊。

轟隆轟隆,滴滴答答,黑色油污從乘載我們的巨物的尾巴低落,我們不知此物為何,只知它的聲響大於人類的踩踏,小於春日的悶雷。

路上多有顛頗,從母親那兒沾上的黏土因風刮曝曬逐漸乾涸、失去黏性,接著脫落,對此,我們絲毫不在意,也不能在意。

若是不能重回懷抱,在意只是徒增哀愁;況且,我們依舊擁有她、在我們體內。
若還是在意,就太過矯情。

進入一個以我們的能力無法描述的地方,這裡沒有陽光,卻十分明亮,這裡沒有颳風,卻時有涼風吹拂,巨物將我們倒下,我們一個一個被分離,皮囊觸及的是一雙雙帶有溫度的手,人類仔細地把剩餘的土屑剝離,接著我們被送上一條黑暗、以令人窒息地速度前進且不可返回的帶子上,我們知道,接下來將是死亡。

水柱大力沖洗著我們,芽眼和皮囊盡數剝除,我們無血卻有肉,人類視我們為死物,但,曾在母親懷中成長的我們,怎可能是死物?

滾水充盈了我們身上的每個空隙,每個結構,不叫不喊,因它使我們想起破籽而出的衝動與熱度。

好似脫胎換骨,不再是原先的塊根,我們已重生。

人類,我們是馬鈴薯,我們是母親給你們的愛,我們是你們的主食。

當我們的鬆軟充斥於你們口中,進入你們的消化系統,我們一點一滴地受到分解、消化、進入新成代謝系統,使你們茁壯。
母親餵養我們,我們餵養你們。

我們樂於如此。
我們生來如此。

 
评论(9)
热度(4)
不太更文的小透明。 徜徉於智慧之海。
琅琊榜:藺蘇
偽裝者:樓台、台麗
Harry Potter:LVHP/TRHP
§ 文章或其內設定未經授權同意不可隨意轉載和運用於個人平台和其作品中 §